•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育、培训

从流水线厂妹到谷歌程序员,她的逆袭人生!

时间:2020/7/28 23:11:16  作者:潇湘晨报  来源:凤凰网  查看:4567  评论:0
内容摘要:在谷歌工作时的孙玲。图/受访者提供还记得孙玲吗?作为曾经深圳流水线上拿2300元人民币月薪的女工,她用微薄的工资学编程,玩命自考、攒钱留学,最终成为坐进谷歌办公室里的一名高薪软件工程师,年薪10万美金。今年,因为父亲病重,孙玲请假从纽约回到家乡娄底探亲,却赶上美国因为疫情颁布了旅...

从流水线厂妹到谷歌程序员,她的逆袭人生!

在谷歌工作时的孙玲。图/受访者提供

还记得孙玲吗?

作为曾经深圳流水线上拿2300元人民币月薪的女工,她用微薄的工资学编程,玩命自考、攒钱留学,最终成为坐进谷歌办公室里的一名高薪软件工程师,年薪10万美金。

今年,因为父亲病重,孙玲请假从纽约回到家乡娄底探亲,却赶上美国因为疫情颁布了旅行禁令,从而失去了工作。

但她说,她没有认输。

一个月前,孙玲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个动态:“我希望在7月30日之前找到一份工作、实习生工作或无薪实习生。如果你知道任何工作机会,请告诉我。”

孙玲来自娄底新化的农村,高中毕业就来到深圳打工。不甘心的她开始学编程,从流水线厂妹变成写字楼里的程序员,之后又学英语,攒下10万元,到美国学习,拿下计算机科学研究生学位,成为谷歌公司的一名程序员。今年,孙玲30岁,回来见父亲最后一面的她因为无法及时返岗,失去工作。

经历过几个月的低迷,孙玲还是决定接住命运这一棒:重振旗鼓,回到美国继续找工作。这一次,她是否还能逆袭?

假期结束前没能返回美国

不像《三十而已》里面的女主角,凭借一只爱马仕包在贵妇局里打开局面。2020年,湖南女孩孙玲正好30岁,经历了梦想实现、亲人离世、重新开始,幸运与艰难交织。

原本孙玲在美国有一份软件工程师的工作。3月初,母亲和哥哥发来父亲病重的消息。当时正值疫情,回国后能否顺利再赴美,并不是一个确定的问题。但孙玲来不及多想。她立马请假回国。前雇主谷歌批准了她84天的假期回家看望父亲。刚回到老家,父亲就去世了。孙玲见到了父亲的最后一面,但家庭陪护假期不再有效,家庭病假修改为个人假,4月30日结束。而美国发布了限制旅游的禁令,孙玲没能在假期结束前返回美国。

就这样,孙玲失业了。

“2020年真是艰难的一年。”孙玲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消极、低迷。美国禁旅令不知何时才取消,在诸多不确定性和等待中,孙玲尝试在国内投简历,有面试官因为她高中毕业并未获得本科学历,拒绝了推荐。“我第一次知道,第一学历这么重要。”

迷茫过后,孙玲决定重整旗鼓,曾经凭借努力赢得的幸运,她要去追回来。

孙玲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动态,讲述了自己的基本情况,并向广大网友求助。

这条动态受到网友们的关注,有热心人为她介绍面试。也有人祝福她:“不论境遇如何,相信你不会被假设的所谓命运击败的,希望看到你永远带着赤子的骄傲奔跑!”

一年打三份零工,赚钱学习软件课程

在此之前,孙玲一直是一个奋斗者的形象。孙玲父亲是个木工,母亲会踩缝纫机,家境困难。哥哥小学毕业后,宁愿跪在雪地里也不愿再读书。家人让孙玲和哥哥一起停了学。之后,她跟着舅舅学理发,又跟着父母下地干活。理发和农活让人绝望,她强烈要求复学,父母让她读了高中。

2009年,她高中毕业。高考成绩并不理想的她在堂哥的介绍下,和一个同学结伴,坐了14小时绿皮火车来到深圳。19岁,她成为电池工厂的一名流水线工人,检测电池、喷码,每天工作12小时。螺丝钉一样的工作中,她想起:高考结束的暑假,一个软件培训学校曾在学校推广七天免费的夏令营,在那里,她学会用编程让电脑做出“helloword”的反馈。

2010年5月,月薪2300元的流水线工人孙玲从电池工厂辞职,用省吃俭用的8000元交了培训机构学费。一年里,她打三份零工,在两家培训机构,进行了三期软件课程学习。2011年,她在IT行业找到了工作,月薪4000元,她回忆:“有窗户,有自己的座位,周末双休,有稳定薪水,两年来所有的艰苦都值得。”

后来,她又嫌弃自己嘴笨,开始学英语,一台MP3,不是放VOA就是BBC,做梦还在用英语对话。2017年年初,她在网上了解到,美国一所大学提供一个计算机科学的硕士项目,她符合英语和工作经验上的要求。7个月内,她存够10万元,来到美国,并于2018年10月份开始在纽约的谷歌上班,年薪10万美金。

“即便是失败,也是一种经历”

虽然不确定未来是否怎样,但孙玲仍定了7月12日飞往纽约的机票。“我的工作许可证还没有到期,以前我没有认输,这一次,我也不会。”目前,她已经面试了十多家公司,平均一天能有一个面试。工作许可证9月底到期,她给自己的找工作定的期限是7月30日前。

“今天上午,我就有个面试,自我感觉还不错。如果用百分比来衡量,我刚开始面试的表现也许只有40%,但现在我有了70%-80%。”7月24日,孙玲和记者说起她最近的状况。她习惯于用清晰、量化的方式讲述,她还喜欢先总结问题,再阐述自己打算如何解决。

目前,她最大的问题是签证即将到期。同时,因为疫情的关系,美国当下的就业形势远不如她刚毕业时。

“我当然是焦虑的。但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我正在尝试解决。我的人生哲学是,即便是失败,也是一种经历。”她说。

潇湘晨报记者李姝长沙报道

原标题:从流水线厂妹到谷歌程序员,她的逆袭人生输给了美国旅行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