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媒体报道

“我是女生,我来月经”: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

时间:2020/10/28 23:15:18  作者:澎湃新闻  来源:sohu网  查看:14556  评论:0
内容摘要:原标题:“我是女生,我来月经”:20多所高校发起卫生巾互助活动上海女大学生发起卫生巾互助盒,反对“月经羞耻”上海女大学生发起卫生巾互助盒,反对“月经羞耻”“我是女生,我来月经。”近日,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引发网友关注。微博@浙传青梅发布的“卫生巾互助盒”活动10月14日,...

原标题:“我是女生,我来月经”:20多所高校发起卫生巾互助活动

上海女大学生发起卫生巾互助盒,反对“月经羞耻”

 上海女大学生发起卫生巾互助盒,反对“月经羞耻”

“我是女生,我来月经。”近日,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引发网友关注。

“我是女生,我来月经”: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

微博@浙传青梅发布的“卫生巾互助盒”活动

10月14日,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姐妹战疫安心行动公益项目发起人”梁钰在微博发布关于卫生巾互助盒的内容,一周后,华东政法大学大二学生许璐鸣看到这条微博受到启发,自行在学校教学楼4个卫生间外放置了卫生巾互助盒。

“我是女生,我来月经”: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

“做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反对‘月经羞耻’,所以我特地放在了外面。”许璐鸣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时说,希望通过自己这一小小的举动,打破“月经羞耻”。

28日,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各地高校开始自发响应“卫生巾互助盒”活动。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目前有20余所高校在校内自发安置卫生巾互助盒。部分高校在响应活动的同时,还会普及宣传月经知识。

“我是女生,我来月经”:各地多所高校卫生巾互助盒行动

多所高校响应月经互助活动

“月经是什么?月经就是月经,不叫大姨妈,不叫坏事儿,也不叫来例假,它是女性生殖系统正常运作的标志,是人类生存繁衍的根本缘由之一。”

这是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在响应“卫生巾互助盒”时对月经的解释。

10月27日,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浙传青梅手机客户端官方微博账号@浙传青梅发布消息称,@浙传青梅定制了专门放置卫生巾的互助盒,试图通过“青梅月经互助盒”的形式,帮助每一位猝不及防来月经的女生。

澎湃新闻注意到,@浙传青梅官方微博公布的使用指南中写明,该月经互助盒仅供应急使用,取一放一,共同维护。从中取用后,有空时放回任意品牌卫生巾或者卫生棉。此外,为确保卫生健康,请同学们在投放卫生用品时将其转入密封袋后放置盒内并关闭盒盖。

使用指南强调,青梅会定期清洁消毒,保持干净卫生长期使用。

@浙传青梅在活动中提醒,青梅在每一个月经互助盒中都准备了相当数量的卫生巾,同学们在使用完成之后,可以在有空时放回任意品牌卫生巾或卫生棉条,并自愿备注品牌和生产年份,以方便他人使用。

在@浙传青梅发起活动的海报上写着:“拒绝月经羞耻”。

澎湃新闻注意到,27日,四川师范大学也开启了为期一周的“卫生巾互助盒”试点计划。27日,共青团四川师范大学委员会官方微博@青春川师发布消息称,川师卫生巾互助盒正式试点上线。

前期调研中,3000多份问卷反馈里,女性占比为92.8%;有超过70%的受众存在来月经而一时找不到卫生巾的情况,有96.6%的受众愿意将卫生巾送给来月经而一时无法找到卫生巾的她人。

针对现实困境,四川师范大学决定在狮子山校区第七教学楼B区2-4楼女厕所开启为期一周的“卫生巾互助盒”试点计划。

中国传媒大学也积极响应月经互助活动。中国传媒大学广播台10月27日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卫生巾互助,CUC在行动》一文,文中提及,受华东政法、中政法以及北外等高校启发,学校准备展开“CUC月经安心行动”。

文中还写道,“卫生巾互助盒”出现就像一个媒介,将一些许多人并不了解但确实存在的现象带到了公众面前,带到了更多人的身边,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并参与进来。羞耻本不该存在,而尊重应常在。

希望让卫生巾不再“隐姓埋名”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发起类似活动的还有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青岛大学、贵州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高校,部分高校虽未经过校方公开宣布,但校内不少学生已经在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自发组织在校内安装“卫生巾互助盒”的活动。

28日,西南民族大学卫生巾互助活动的一位发起人告诉澎湃新闻,从实用性上讲,她希望通过自主的行动推动学校看到女性的需求,支持设置公共卫生巾设施,给女性提供实用的帮助。她希望通过实用性的活动,打破社会上的“月经羞耻”,去除对女性生理期的污名化,让卫生巾不再“隐姓埋名”。

同日,青岛大学卫生巾互助盒计划发起人告诉澎湃新闻,月经作为一个正常的生理现象不应该被打上羞耻的标签,女性的需求也需要被看到,设置卫生巾互助盒既可以解决这种应急需要,也有助于打破“月经羞耻”。

她还称,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能够在帮助女性解决应急需求的同时,使更多人意识到月经是正常的、可以大大方方说出来而不是羞于启齿的。

性别与教育研究学者崔乐认为,高校学生自发组织“卫生巾互助盒”活动,可以破除“月经羞耻”,让月经成为一个日常的、可见的话题,而不是语言与文化中的禁忌。

崔乐称,此前身边有女生因为生理期请假都很隐晦,闪烁其词,像是见不得人一样。“我觉得月经盒的存在应该能把这个女性日常的经验正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