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双创资讯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时间:2020/11/13 20:13:17  作者:万州微视界  来源:SOHU网  查看:3463  评论:0
内容摘要:2014年10月26日,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蚂蚁金服”)在北京举行小微金融分享日,并正式宣告成立。马云系金融帝国的神秘面纱,慢慢掀开了一角。浙江蚂蚁金服首次出现在公众眼里,是9月26日中国银监会对浙江网商银行筹建的批复。在这个红头文件中,浙江蚂蚁金服赫然位...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2014年10月26日,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蚂蚁金服”)在北京举行小微金融分享日,并正式宣告成立。马云系金融帝国的神秘面纱,慢慢掀开了一角。

浙江蚂蚁金服首次出现在公众眼里,是9月26日中国银监会对浙江网商银行筹建的批复。在这个红头文件中,浙江蚂蚁金服赫然位居浙江网商银行发起人的首位,引起了不少关注。据报道,浙江蚂蚁金服的核心业务是支付宝,还包括余额宝、招财宝、小额贷款等品牌和业务。同时,浙江蚂蚁金服还将在浙江网商银行持股30%。

金融服务,一贯被视为阿里巴巴集团最有想象力的领域,承载着马云“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狂想,是其“平台+金融+数据”的核心一环。然而,从这次浙江蚂蚁金服在京成立活动前后种种迹象来看,我们却观察到了马云系金融帝国悄无声息但精心设计的三个变化:

一是“去阿里化”。寻根溯源,浙江蚂蚁金服的前身,是在支付宝控制权争夺战中被媒体挖掘出来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商有限公司。这个独立于阿里巴巴集团之外的“浙江阿里”,成立于2000年10月,原由马云和谢世煌分别持股80%、20%。2011年,马云未获董事会许可,便把支付宝的控制权从阿里巴巴集团转到了浙江阿里。2014年6月,经杭州市工商局西湖分局核准,浙江阿里更名为浙江蚂蚁金服,注册资本为12.29亿元,股东为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杭州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而在这之前,浙江阿里频频以“阿里小微金融集团(筹)”名义出现在公众和媒体的视野。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杭州君瀚投资的直接股东为马云,而陆兆禧、彭蕾等阿里系资深高管以有限合伙方式持有杭州君澳投资。由此可见,是阿里巴巴集团高管而不是阿里巴巴集团本身控制浙江蚂蚁金服。在法律上,阿里巴巴集团与浙江蚂蚁金服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未有任何股权关联。浙江蚂蚁金服对此的说法是:阿里巴巴是支付宝最大的合作伙伴,但蚂蚁金服是坚持独立运营的。事实上,在美国上市的“BABA”,主要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天猫、聚划算等电商基础交易平台,以及为这些交易平台提供专门技术服务的阿里云公司,浙江蚂蚁金服和浙江菜鸟物流等均不包含在上市资产之列。

二是“去马云化”。据报道,杭州君瀚投资和杭州君澳投资分别持有浙江蚂蚁金服57.86%、42.14%的股份。马云、陆兆禧、彭蕾等阿里高管以股权为纽带,通过两家合伙制企业控制了浙江蚂蚁金服。不过,无论是杭州君瀚投资还杭州君澳投资,虽然有陆兆禧、彭蕾等有限合伙人(LP),但其普通合伙人(GP)都是马云独资持有的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因此,马云才是浙江蚂蚁金服真正的实际控制人。当然,这并不奇怪,完全在公众的想象之中。

奇怪的是,浙江蚂蚁金服作为马云系金融帝国的主要载体,从表面上看马云的色彩却在一步步淡去,而且这一切似乎都是经过周密安排的:第一步,2012年12月马云向浙江阿里引入杭州君澳投资持股42.14%,并将注册资本扩容至12.29亿元,马云和谢世煌的股份则分别被稀释为46.29%、11.57%;第二步,2013年11月浙江阿里将法定代表人由马云变更为彭蕾,马云从幕前退到幕后,如同他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样,而此前马云已经担任浙江阿里法定代表人长达13年之久;第三步,在这次成立活动上,浙江蚂蚁金服向外界宣称,未来浙江蚂蚁金服40%的股份由包括马云在内的员工全员持股,其中马云个人的持股比例不会超过7.3%。而彭蕾的说法则是,马云持有蚂蚁金服股份不会超过他在阿里巴巴集团持股比例,即持股低于10%。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三是“去浙江化”。浙江蚂蚁金服这次宣告成立的前前后后,无论是活动的预告、现场的展示,还是发出的新闻稿和媒体的各种报道,在文字上对公司名称的表述是“蚂蚁金融服务集团”,有时候简称“蚂蚁金服”,对应英文简称为“ANT FINANCIAL”。上述名称,无论是全称还是简称,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无一例外都略去了“浙江”二字。而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信息显示,今年6月11日,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9月26日,中国银监会的批复同样也使用“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字样。

作为一家注册在浙江、成长于浙江的企业,在企业登记中的名字本来也冠有省名,但蚂蚁金服的“浙江”二字为什么消失得无影无踪呢?这难道是一种巧合?事实上,世间真正的巧合是极少的。我认为,浙江蚂蚁金服是有组织有计划地刻意淡化“浙江”元素,主要原因可能是“浙江”二字地域色彩太过浓厚,与其高大上的形象定位、全球化的战略布局不匹配。这次成立活动专门选在首都北京举行,可能也不是偶然的。此外,据媒体报道,浙江蚂蚁金服预计明年会将总部迁到上海,实行杭州上海双总部、双中心的运营模式。这大概也是浙江蚂蚁金服“去浙江化”的下一个步骤。

当然,我们更关心的问题是,“去阿里化”、“去马云化”、“去浙江化”之后的浙江蚂蚁金服将要走向何方。这只硕大的蚂蚁,真的要撼动大树吗?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不过,撼动金融大树绝非浙江蚂蚁金服的明智之选。草根力量的崛起直到“蚍蜉撼大树”,在现代社会不是“可笑不自量”,相反却总能获得更多的鲜花和掌声。但在中国金融丛林中,从来就不缺巨无霸的机构,多一棵大树少一棵大树无关紧要。据说浙江蚂蚁金服估值超过250亿美元时,将可能启动上市计划。但是真的达到250亿美元又怎么样?在中国金融市场上还只是分母的一小部分而已,就总量而言照样无足轻重。这次宣告成立,浙江蚂蚁金服方面表示,“金服”二字,重在服务,蚂蚁金服既服务广大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也会以开放的心态服务于金融机构,共同为未来社会的金融提供支撑。我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浙江蚂蚁金服的优势不在于直接做金融业务,而是在于潜心做金融服务。做一只诚信专业的小蚂蚁,“给世界带来微小而美好的改变”,远比去撼动什么大树来得更有价值和意义。其实,小蚂蚁做得好了,规模和收入自然也就上去了。阿里巴巴成长的故事已经充分验证了这一点,他们会懂的。

六年前的忠告:马云的“蚂蚁”,本就不必撼动大树!

对马云本人而言,以较小的持股比例来撼动和控制整个公司的做法也值得商榷。马云总是喜欢设计十分复杂的股权结构来掌控自己的商业帝国。在股权结构上,他个人是一只小蚂蚁,但公司这棵“大树”从来都紧紧掌握在他的手里。阿里巴巴集团在美国上市后,马云持股比例已经低于8%,但一切仍然尽在掌握。从支付宝控制权的风波,到阿里巴巴被港交所拒绝,马云推行的"合伙人"制度不是没有遭到质疑和反对,但是从来未曾改变过。在浙江蚂蚁金服上,同样的故事毫无悬念地正在上演。

从历史长河看,能够真正深刻影响一家伟大公司的,或许并不是控制权。史蒂夫•乔布斯在苹果公司的股权极少,也未有复杂的控制架构,但在他逝世多年后人们还一直怀念他。更重要的是,无论是阿里巴巴集团还是浙江蚂蚁金服,可能需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没有马云,世界将会怎样?毕竟,将一家外部性很强的大公司的命运,全部系于一个人身上,对公司和社会而言,都不是一件让人感到轻松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