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美食汇

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时间:2021/1/29 23:48:04  作者:红星新闻  来源:SOHU网  查看:4432  评论:0
内容摘要:原标题:超6地“严打”茅台加价传言下: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1月27日,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的文件截图在社交网络被疯转。在这些流传文件里,超过6地地方市场监管局或开会研讨方案,或发布对销售终端的“检查告知书”,要求其“接受询问”“配合检查...

原标题:超6地“严打”茅台加价传言下: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1月27日,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的文件截图在社交网络被疯转。

在这些流传文件里,超过6地地方市场监管局或开会研讨方案,或发布对销售终端的“检查告知书”,要求其“接受询问”“配合检查”。

1月29日,红星资本局从多个茅台经销商、分销商、资深酒业人士以及参与检查的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最近确有多地市场监管局在茅台经销体系进行了调查。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除了直接受到影响的经销商,多个终端门店直接停售茅台。而盒马、京东直营平台则直接对茅台进行了下架处理。

至少6地传出

节前“调查”茅台售价

1月26日,有媒体报道称,“上海地区工商局严打茅台加价销售,价格超过指导价1499元即没收并另处罚款,多家酒行商超下架茅台,有批发商表示本次活动为茅台联合本地工商打击加价销售。”

1月27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称消息不实,目前正在准备通报,稍后会发布。不过至截稿,暂无官方消息发布。

此外,在各大社交网络也传播着多个城市对销售终端的“检查告知书”。

一份署名为湘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检查告知书》显示,将对茅台销售终端的进销存台账、销售记录等进行检查,要求相关单位“接受询问,配合好检查工作”。

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1月29日,湘潭市市场监管局办公室相关人士对红星资本局表示“不清楚这件事”,随后致电湘潭市市场监管局新闻科,至截稿时无人接听。

而另一份署名为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关于组织高端白酒市场价格监管调研的紧急通知》显示,为加强高端白酒价格监管,于1月21日组织开展高端白酒市场价格监管工作调研。

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1月28日,红星资本局致电该文件中显示会议“联系人”李某,在得知来意后,其直接挂掉了记者电话。而致电陕西市场监管局公开电话,相关人士也告诉红星资本局“不清楚”。

不过,另有贵州、江苏、广东地区的酒商却向红星资本局证实:在其所在地,市场监管局对专卖店、经销商、其他销售终端展开了检查的行为。

江苏一位茅台酒商谢锐告诉红星资本局,从1月下旬开始,当地的市场监管局就对其下发了《检查告知书》,并前往门店,对茅台的来源和去向进行了检查。

根据他展示给红星资本局的一份文件,市场监管局检查的范围包括是否存在不明码标价行为、是否存在加价行为、是否存在价格欺诈行为、是否存在假冒行为等。

其中,是否违反茅台酒销售合同约定也被列在检查重点之中:一是1499元的价格;二是每月按计划销售;三是不得跨地域销售,不得转售。

而有贵州酒商称,当地市场监管局一直以来都对茅台价格有所管控。“不过这一次影响较大,很多贵州本地贸易公司直接不敢开门。”

上述广州茅台酒商高纯也告诉红星资本局,年前本就是茅台管控比较严的时间节点。不过今年更严格,销售圈也在热议春节前的价格管控。“很多人都在吐槽。”上述酒商称。

3种酒商:

“头痛”的经销商,关店的烟酒商,和“不受影响”的黄牛

根据贵州茅台(600519.SH)2020年的3季报,报告期末,其国内经销商数量为2049个。报告期内,经销商减少342家。

即便有所减少,经销商仍贡献了茅台最大部分的销量。2020年前3个季度,从“批发”销售渠道的营业收入为587亿元,占总营收的87%。

据多位酒商讲述,各地这次年前的检查,即是针对经销商的。

“如果查加价,应该查黄牛!如果查搭售,应该去查直营平台!为什么要查我们?”一位经销商对红星资本局表示。

据他介绍,虽然在他的所在地,还没有出现具体经销商被罚的案例。“经销商的台账茅台本来就会查,茅台又要求100%开箱销售,茅台应该考虑的是其他那些‘黄牛’。”

上述经销商认为,从经销商手中出去的茅台,不论是去向消费者、还是其他销售终端,价格都是1499元,并没有直接的区别。“但如果其他烟酒店也只能1499元出售,他们没有了利润空间,肯定就不愿意卖了。大量消费者涌入我们的门店,时间、精力的消耗也上涨了。”

比起经销商,受影响更大的是经销商下游的终端烟酒店。“他们从我这拿货就是1499元,现在让他们以1499的原价卖出去,怎么可能?”上述经销商讲述。

据红星资本局采访的多位茅台酒商讲述,这些终端门店有的直接对消费者表示“没货”,更有甚者直接关店。“据我所知我下面所有的终端店都是只收不卖”,上述经销商讲述,茅台对经销商体系有严格的时间要求、不能囤货,但下游烟酒门店小批量的囤货是没有问题的。

而一位自称属于茅台“贸易公司”的酒商肖强告诉红星资本局,他没有终端门店,这次控价对其影响不大。

实际上,“贸易商”也就是消费者平时称的“黄牛”。

“现在的贸易商,都是倒去倒来赚个差价。就是各个贸易商之间翻去翻来的倒,流入终端的很少。”肖强说,目前茅台的价格处于历史最高峰,没人敢囤货,即便有价格管控也影响不大,“都是快进快出”。

他讲述,跟经销商关系好的“贸易商”从其手中买入,再到茅台的“贸易”市场进行倒卖。据称,目前他拿到一瓶飞天茅台的价格也在3000元以上,“就赚个十块八块的,不是经销商那种。”

“经销商只能卖1499,终端门店不敢买,但茅台的需求量还在,消费者去哪里买酒?”谢锐感叹,目前正是茅台“黄牛”活跃的时候。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800元买娃哈哈”“2600元买矿泉水”等“黑话”也成了茅台的交易“暗号”,上有政策之下,下游的乱象频生。

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上海、杭州、湘潭、陕西等地“严打茅台加价出售”?经销商头痛,黄牛活跃,直营平台“下架”

“紧急下架”的直营平台

红星资本局曾报道,2018年下半年至今,茅台肃清了1000余家经销商。(那些被踢出局的茅台经销商们

多出来的配额拿给谁卖?

经销体系的消减,只是茅台渠道整合的第一步。接下来,是直销渠道的拓宽。

2019年5月,茅台内部大规模清理违规茅台酒经销商的同时,茅台集团营销公司成立。茅台曾表示,要实现增量的合理调控,势必要积极拓展新的渠道,其中的重点之一,便是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

首批签约的直销渠道商有华润万家、大润发、物美,天猫和苏宁易购,随后又陆陆续续签约了京东、汇嘉时代(603101,SH)、合肥百货(000417,SZ)、ST人乐(002336,SZ)、壹玖壹玖(830993,OC)等区域KA卖场、酒类垂直电商、烟草零售连锁商。

2020年1-9月,通过直销实现的营收为84亿元,占比12.5%。而前年同期,这个数字为31亿元。也就是说,直销营收同比增长超过170%。

“严打”的价格管控之下,各大平台也草木皆兵。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京东、盒马都已下架茅台,

此前,京东每天10:00-10:30开启53度500ml飞天茅台抢购预约,仅限会员,预约人数高达数十万。不过1月29日,红星资本局在京东APP搜索53度飞天茅台,已经没有相关产品。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1月26日近21点,盒马页面显示,2016年53度500ml的飞天茅台酒售价为4299元,2019年的售价为3699元,均为明日送达;但不到1个小时后,记者发现,盒马已下架了相关产品。

壹玖壹玖则是有“预约抢购”和“积分认购”两种方式购买。预约抢购需每天00:00-21:00进行预约,再在第二日21:19至22:19进行抢购,仅限VIP会员。1月29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前一天预约人数为2408人。

积分认购则需要30日内在其APP消费满8000积分。成都市锦江区一家壹玖壹玖门店销售告诉红星资本局,达到8000元的积分,最少需要购买1789元的商品。也就是说,购买一瓶飞天一共需花费至少3288元。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此前壹玖壹玖也曾短暂地停售飞天茅台。至于为何停售,红星资本局暂未得到壹玖壹玖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