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旅游导购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时间:2021/9/3 22:05:09  作者:九行  来源:凤凰网  查看:7791  评论:0
内容摘要:不久前,经历了一年多改造的嘉兴站伴随着#现在火车站都这么美了吗#的话题标签登上热搜第一。说实话,走南闯北的老艺术家也没见过这么讲究的火车站。当大部分火车站还在追求如何通过更大的建筑面积承担更多的客运量,嘉兴火车站这次直接站上了大气层。占地面积约35.4万平方米的嘉兴新站,是中国第...

不久前,经历了一年多改造的嘉兴站伴随着#现在火车站都这么美了吗#的话题标签登上热搜第一。

说实话,走南闯北的老艺术家也没见过这么讲究的火车站。当大部分火车站还在追求如何通过更大的建筑面积承担更多的客运量,嘉兴火车站这次直接站上了大气层。

占地面积约35.4万平方米的嘉兴新站,是中国第一个全下沉式火车站:地面上,用南湖湖心泥烧制的21万块青红砖复建的嘉兴老站房象征着嘉兴的过去;地底下,极简纯白又充满科技感的站台掩映在斑驳的绿影之中。难怪网友看了纷纷表示要去嘉兴站打地铺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最美火车站”。/图虫

不过嘉兴能修出这样的火车站,老艺术家毫不意外。去知乎和本地论坛搜一搜,无论是在上海、杭州还是苏州的年轻人,都会讨论在嘉兴定居的可能性,导致本地人这几年不时抱怨嘉兴房价被外地人炒高了。

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其实还有一句“嘉兴在中央”

身处上海、杭州、苏州三者之间的嘉兴,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浪潮中,仍然保留着中国人对江南理想生活的样本。

这个水乡不太水

大约因为水乡是中国人永远魂牵梦绕的应许之地,现在但凡带个小池塘的城市都敢对外营销是水乡了。而嘉兴,绝对是毫无水分的水乡

嘉兴市位于浙江省东北部、长江三角洲杭嘉湖平原腹地,春秋时就得名“长水”。元代地理学家金吾则在《重修嘉兴路总管府记》写道:嘉兴,泽国也

嘉兴市内河道纵横,湖泊众多,河道全长1.38万余千米,主干河流57条。绕城而行的京杭大运河在嘉兴人眼里,那就是家门口的景观河

除了河湖,嘉兴境内的含水量还要算上4650平方千米的海域,要知道嘉兴的陆地面积也不过3477平方千米。从上空俯瞰,嘉兴宛如漂浮在水面上的庞然舟楫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名副其实的水乡。

嘉兴曾隶属于古太湖地区,太湖东南岸经年累月堆积入海的泥沙,成为嘉兴的立足之处。虽然河流众多,但不成体系,甚至成为南来北往商客的阻碍,因而公元231年就已建城的嘉兴在漫长的历史里只能是东南沼泽地带的一个小城。

直到隋朝在古运河的基础上兴修了大运河,苏州塘、杭州塘、长水塘、三店塘、海盐塘、平湖塘、嘉善塘、新塍塘等八条旧有的运河经由全新82公里的全新京杭大运河连成了密集的水网,那一刻嘉兴如同一个被埋没良久的武侠奇才突然被打通了全身的经脉,一夜之间成为扼守黄金水道浙北门户的第一道关隘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因“水”而盛。 /图虫

嘉兴段大运河的出现,连接了北边的太湖流域和南边的钱塘江流域,嘉兴府、崇德县以及十几个沿河的古镇都随之而兴。鼎盛时期,方圆八十公里内的丝绸贸易都让嘉兴王江泾镇承包了,被称为“衣被天下”

虽然嘉兴最不缺的是水,但水的灵韵却各有不同。除了凶猛的钱塘潮,更让人流连的还有南湖。

老艺术家觉得嘉兴这座城市的风度,全在这片表面静谧、实则暗流涌动的南湖。自称“嘉兴中学派”的金庸也忍不住在《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等作品中让南湖多次充当江南几场恶仗的主打地。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南湖。/图虫

南湖古称滮湖,出自《诗经·小雅》中“滮池北流,浸彼稻田”一句。南湖原为灌溉之用,北宋以后虽然在湖畔陆续修有园林,但仍欠点睛之笔。

明嘉靖二十七年,嘉兴知府赵瀛疏浚市河,将挖出的河泥填入湖中,形成湖心岛。次年在岛上建烟雨楼,格局一下子就打开了。

乾隆六下江南,多次登临烟雨楼搞文学创作,写了二十多首诗。虽然整体水平堪忧,好在他自己挺满意,夸奖“嘉兴毕竟启诗材”。

民国元年,孙中山在南湖与各界人士合影留念。而南湖上的一艘不起眼的画舫,载着中国进入一段前无古人的历史。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南湖边的红船记载着一段历史。 /图虫

散装嘉兴的幸福烦恼

说起嘉兴,没去过的人可能还不太有印象,但提起海宁、桐乡、乌镇、西塘这几个名字你绝对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低存在感的嘉兴人习惯用“嘉兴三宝”自嘲,形容千百年来嘉兴如南湖菱没有棱角,似嘉兴粽子裹足不前,像文虎酱鸭不温不火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你可能不知道嘉兴,但一定知道西塘古镇。/图虫

虽然是自嘲,但以嘉兴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水平,与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存在感显然并不相配。

哪怕金庸故事里的主角在嘉兴有着许多故事,郭靖与杨康在此约定比武,少年杨过常在南湖畔游荡,嘉兴却似乎从未做过江南故事的主角

古时牵线苏杭,今日沟通沪杭。粮食、绸缎、奇珍异宝,文人、皇帝、革命者,数不清的人事物在嘉兴来来往往,嘉兴人却总能做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守着与世无争的淡然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在嘉兴生活有种简单的幸福感。/图虫

隔壁内斗省江苏,其散装程度全国人民都看在眼里。同样散装的嘉兴却是一团和气,嘉兴的散是散淡的散

嘉兴无论是市区,还是下辖的县市,体量都不大,更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中心。这使得嘉兴内部不存在什么竞争关系。

作为温柔富贵乡,嘉兴为如何站着把钱挣了给出了教科书级的示范,下辖海宁、桐乡、平湖、嘉善、海盐五县市连续数年全部入选“中国百强县”,

其中,海宁追求时尚成了中国的皮革皮件之乡;桐乡爱薅羊毛成了中国的羊毛衫之都;嘉善说做生意还是要脚踏实地,于是成了地板重镇;平湖表示要继承嘉兴的优良传统,成了中国服装制造业三大城市之一;海盐寻思21世纪不能守着老古董,得整点高科技,于是成了核电之城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随便一个县市都能打。

乡镇一级,位列全国六大古镇之二的乌镇和西塘也是独自美丽,从不拉踩碰瓷。气质清冷的乌镇办起戏剧节,外地年轻人呢喃着风啊,水啊,一顶桥。热闹的西塘浪漫绮丽,弄堂幽深又不知引人通向何处。

嘉兴的幸福是低调的,虽然GDP总量只处于全省中游,但如果仔细研究嘉兴的GDP构成就会发现,浙江省农民人均收入连续33年排全国第一,嘉兴农民人均收入则连续14年霸榜浙江第一。嘉兴的今天不是靠投机取巧,而是凭着一粥一饭赚来的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低调却有实力。/图虫

人们可能不熟悉嘉兴,但一定熟悉嘉兴人。光是近现代,嘉兴的文人名士就能列出一串,金庸、徐志摩、王国维、茅盾、丰子恺、木心……小说、诗歌、绘画,在培养文化人这方面,嘉兴的水土绝对是专业的

清代浙江共出进士2800多人,嘉兴就有695人。2019年,嘉兴籍的“两院”院士多达54名。老艺术家算是明白,为什么周边城市的年轻夫妻放着当地的学区房不抢,都爱去嘉兴买房了。

来天下粮仓,小心别吃撑了

仓禀实而知礼节,嘉兴文化昌盛的基础恰恰是最接地气的农事。除了盛产文学家,嘉兴还是江南地区有名的“种田嘉”

嘉兴种田的序章开始于距今7000余年前,嘉兴城南的马家浜文化遗址发现的谷粒比河姆渡还要早。

唐宋以后,经济重心南移,嘉兴每年的收成,关系着整个江淮流域的安宁。如今,截至2018年嘉兴粮食总产约120万吨。

换算一下,嘉兴以仅浙江12%耕地生产出全省23%的商品粮,外调粮食更是占全浙江的40%。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论种田,嘉兴是专业的。

粮食多自然就开始琢磨怎么吃出花样,在天下粮仓嘉兴,不愁找不到好吃的,你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肠胃消化问题。

嘉兴的美食有多丰富?上海有“上海菜”,杭州有“杭帮菜”,苏州有“苏帮菜”,换作其他城市肯定只有躺平的份儿,但嘉兴处在这三座美食都会之间,硬生生给本地的“禾帮菜”挤出了一块地盘。

作为重要的稻米产地,米制品是嘉兴人最爱的碳水炸弹。桂花炒年糕的诱惑力能让人忘掉月度减脂目标,再不爱吃粽子的人尝到嘉兴的粽子也会下决心把健身教练拉黑。

在嘉兴,光是用以制作粽子的糯米就有白壳、乌簔、鸡脚、虾须、蟹爪、香糯、陈糯、芦花糯、羊脂糯等三十多个品种,配上咸甜相宜的馅料,能让南来北往的客人在此握手言和。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除了糯米,嘉兴粽子的馅料也很丰富。

好吃又会吃的嘉兴人追求应季食材的鲜美,春笋破土,配上咸肉和五花,是最地道的腌笃鲜。马头兰和芥菜,细细切碎,散出春天的清香。

初夏的麦芽塌饼,清爽细腻。秋天的肥蟹,冬天的酥羊,认真生活的嘉兴人不会亏待每一个季节的自己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腌笃鲜是专属于春天的味道。

南湖船菜则是嘉兴菜追求新鲜最极致的体现,栖水而居的嘉兴老饕把主意打到了船上。船菜的用料讲究原汁原味,地上走的提前备好带上船,水里游的直接现捞。

南湖船菜贵在粗中有细,原料主要来自南湖特色时鲜,如鱼、虾、蟹、鳗之类。徐珂《天苏阁集》中记载的《民国八年嘉兴南湖船宴菜单》有言:“农历六月廿四、七月初七两期,价格昂贵,船寓大者,每席银洋16元或14元,次者每席银洋12元或10元。”

嘉兴:靠中国最美火车站出圈!

△清蒸鲜鱼。

蟹黄鱼翅、八宝鸭、鱼肚、冷拌鳖裙、火腿幢、粉蒸肉都是船菜的代表。正宗的船菜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席饭,而是分三个时段开席,从点心吃到大菜,饭后再剥两粒脆甜的南湖菱,嘉兴的缱绻繁华都化成了舌尖风云和肚里乾坤

参考资料:

江南第一粮仓,为何是她?地道风物.2020

江南第一吃货,只会闷头吃!地道风物.2020

当人间词话遇上书剑恩仇.地道风物.2018

嘉興,有意思。谁最中国.2021

中国最美火车站,居然藏在嘉兴! 外滩TheBund.2021

金庸作品中的嘉兴地理风物.拾楼.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