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推荐、展会

能打的华为又回来了?!

时间:2023/9/29 22:39:54  作者:蓝洞商业  来源:SOHU网  查看:13789  评论:0
内容摘要:华为蛰伏三年,国内国外的手机厂商从未放弃分食地盘;但三年过去,华为江山仍在,依旧能打。撰文|于玮琳编辑|焦丽莎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演讲的每一个间隙都被「遥遥领先」的喊声填满,甚至被印在各省渠道商的红色横幅上……Mate 60系列和麒麟9000S的缺席,丝毫未让华为的场子降温。根据...

图片

华为蛰伏三年,国内国外的手机厂商从未放弃分食地盘;但三年过去,华为江山仍在,依旧能打。

撰文|于玮琳

编辑|焦丽莎

万人体育馆座无虚席,演讲的每一个间隙都被「遥遥领先」的喊声填满,甚至被印在各省渠道商的红色横幅上……Mate 60系列和麒麟9000S的缺席,丝毫未让华为的场子降温。

根据摩尔定律,处理器的性能每两年翻一倍,同时价格会下降一半。信息技术的进步如此迅速,往往差一步,就差了好几个身位。而华为相差的三年光阴,是否还能追得上?

所以华为的强势回归,才会来的如此震撼。

2020年10月的华为Mate 40发布会,结尾播放了一个短片《在一起就可以》,短片中无论果农、学生、程序员都以科技共克时艰,对抗疫情、洪水之后不可预知的未来。

当天,Mate 40搭载的麒麟9000是绝对的主角,直到第二年年底,仍被看作是安卓系统的最强「芯脏」。

2023年9月25日的华为秋季「全场景发布会」上,开场的合唱《我的梦》再次将记忆拉回三年前,而且更燃。

同样构成回响的也是产品,没有现身的Mate 60系列和麒麟9000S依然是灵魂主角。与其说是一场产品发布会,更像是一次回归的宣言。

过去三年,作为华为终端BG CEO的余承东有过三次关键的发声,从「今年可能是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到「5G时代卖4G的唯一厂商」,再到当下的「正在加班加点紧急生产(Mate 60系列)」。

与之相对的,是另一条走势始终上扬的暗线,即华为的研发投入。就在这三年,华为的收入打了7折,但研发支出却增长了14%,达到了历史新高的1615亿元。

图片

华为历年研发费用走势。图源:穆胜咨询、华为财报

华为蛰伏三年,国内国外的手机厂商从未放弃分食地盘;但三年过去,华为江山仍在,依旧能打。

故事的背后,是十年部署,三十年坚持。商业世界没有凭空的奇迹,所有的逆风翻盘,都是有备而来。

1

「今年可能是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如果按照计划发展,2019年-2020年本该是华为满载荣光的转折点。

随着5G商用落地,华为过往十余年在5G研发的投入、2000余项相关专利即将迎来质变。在2018年率先推出麒麟980芯片的基础上,接连推出Mate X 5G手机、Mate 30 5G、nova 6 5G,旗下的荣耀V30 5G等。全球手机厂商的格局即将生变。

可是没有如果。

2019年5月16日,华为首次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紧随其后的是谷歌脱钩,占比60%的海外业务遭到阻击,断供之下,华为的5G进程忽遭拦截。

这两年,华为的关键词是「备胎」上阵,「断臂」求生。

禁令发布次日,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致信员工,宣布花费多年心血打造的麒麟芯片「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早在2012年,任正非曾和实验室专家提出著名的「备胎」论断,他说:「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安卓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七年后,海思数千员工不为人知的努力成就了华为的「诺亚方舟」。

同样紧急上阵的还有鸿蒙操作系统。2019年10月,华为开展了史上规格最高的、超过2000名华为工程师聚集的「松湖会战」,目标是攻坚鸿蒙操作系统,以替代安卓。但仓促打造的鸿蒙1.0并不尽如人意,但无疑是华为必须迈出的关键一步。

「备胎」策略没能顺利为华为止血。

2020年5月和8月,连续两轮升级的禁令。在8月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时任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相关生产商只接受了到9月15号的芯片订单,「今年可能全球最领先的、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

11月,华为断臂求生,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被出售,并宣布不再持有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在为荣耀壮行时,任正非撂下狠话,「一旦离婚就不要藕断丝连」,「未来我们是竞争对手」。

华为与荣耀的分家,一方面其出售的利润为华为带来了喘息空间,另一方面也让荣耀修复了供应链和渠道。对彼时已经站稳国产高端机山头的华为来说,荣耀并没有成为其竞争对手,却着实给山腰的小米、vivo、OPPO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回望2020年的国内手机市场,小米冲击高端、OPPO整合一加与Realme,vivo加强和三星的合作,大家一起朝着5G时代发足狂奔,迎面撞上了疫情的黑天鹅。

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国内市场除华为和苹果出货量勉强持平外,OPPO、vivo、小米下跌幅度均在20%左右,整体出货量下跌达18%。

从市场份额来看,虽然相较于2019年下降了13%,但伴随华为将重心转回国内,在2020年第二季度,其出货量在中国市场占据半壁江山,并首度登顶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位。华为在2020年10月发布的Mate 40,一方面如余承东所说,存货「卖一部少一部」。但另一方面,即便到了2021年年底,这仍是公认最好用的安卓机。

华为在这两年确实悲壮,以至于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20年报会上说出,「2020年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年报」。

但这绝不是最难的两年,真正的考验在后面。

2

「5G时代唯一一家卖4G手机的厂商」

2021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出现49.6%的急速下滑,不同区域的销售收入出现了大幅度下降,美洲26.3%,欧洲中东非洲下降了27.3%,中国下降30.9%。从全球手机出货量来看,华为从2020年的Top1,迅速成为「其他」一列。

图片

其背景是高端化遇阻,美国限制华为的器件供应商只要涉及到美国技术的产品,就不允许供应华为5G设备,带来的结果是华为的5G芯片只能当4G使用。

2021年的秋季发布会上,华为发布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显示器等产品,没有更新Mate系列手机;2022年华为Mate 50面世,余承东只介绍了防摔屏幕、拍照优化和卫星通讯功能,只字未提搭载的高通4G芯片。

在2022年7月,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愤懑自嘲,「华为作为5G的全球领导者,在5G时代却是唯一一家卖4G手机的厂商。」

气归气,但办法还是要想。如果概括这两年华为的关键词,那就是「蛰伏」和「曲线救国」。

从手机本身来看,是「捅破天」的技术创新。重启4G,用面积、堆叠换性能,拉上产业链上的供应商,另辟蹊径增加产品力,华为手机的卫星通讯功能、十倍耐摔的昆仑玻璃、折叠屏手机的水滴型铰链都是由此开始。

的确,华为通过一系列创新研发和供应链协同,保持了在手机市场的存在感。Mate 50系列为华为抢回了高端市场的份额,据每日互动发布的《2022年三季度5G手机报告》,彼时已经两年未发布5G手机的华为名列第四,保持了14.8%的市占率,其消费者忠诚度可见一斑。

图片

而在手机之外,华为使劲浑身解数造血。2022年4月,华为消费者业务部门转型为终端业务部门,正式进军商用领域。此外,据年报显示,2021年华为智能穿戴、智慧屏等收入增长了30%以上。

跳出来看行业,2021-2022年不止是华为的艰难之年,同样也是全球手机厂商的「至暗时刻」。

IDC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智能机全年出货量同比下降11.3%至12.1亿台,创下2013年以来的最低纪录,2022年中国区出货量10年里第一次跌破3亿台。

在外部环境变化和消费者换机周期变长的情况下,「高端化」几乎成为所有手机厂商追求的方向。其中,折叠屏是不可忽略的逆势增长关键词,2022年主流厂商纷纷推出自己的折叠屏产品,并在铰链、影像、软件等核心技术下足功夫。

2022年双十一,根据京东数据,大促开场仅10分钟,折叠屏系列手机销量同比增长超400%,远远跑赢大盘。值得一提的是,华为仍是其中的领跑者,从市场份额来看,Q3季度华为占比53.2%,三星的市场份额为20.5%,同比下降了16.1个百分点;小米市场份额9.0%,同比上升5.8个百分点,排名跃升至第三。

华为在手机江湖的故事从未停止。但从高层态度来看,忧虑未解,不敢乐观。

2022年8月,任正非在内部论坛发布了《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的文章,文中提及: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度过未来三年的危机。以及华为会彻底放弃一部分国家的市场,「我们也有肥肉市场,把原来啃骨头的人员调去啃肥肉。」

任正非给华为的目标是,「未来三年有质量的活下去」,「活下去」是基础,「有质量」是前提,其方法就是持续不断的科技研发投入。据华为2022年年报,2022年研发投入达到1,615亿人民币,占全年收入的25.1%,创历史新高,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9,773亿人民币。

而这项从三十年前就开始的投入,草蛇灰线、绵延千里,成了2023年华为手机重回舞台中心的底气。

3

「正在加班加点紧急生产」

2023年8月29日,华为Mate 60未发先售,搭载了新型的麒麟9000s,采用了先进的7纳米。

麒麟未成绝唱,这可能是余承东最开心的一次「打脸」。在9月25日的发布会上,对于这款隐形的主角,余承东难掩兴奋的表示:「感谢全国人民的鼎力支持,正在加班加点紧急生产」。

这一年,华为的关键词当是「王者归来」。

同样扬眉吐气的还有鸿蒙系统,在过去的四年间,华为在鸿蒙生态建设上投入已超过了500亿元,约占其同期研发投入的13%。装机量已经突破了5.7亿台,其中有3.2亿台是华为自有设备。

在8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官方数据显示鸿蒙生态的设备数量已超过7亿,已有220万HarmonyOS开发者投入到鸿蒙世界的开发中来,成为与ios、安卓三分天下的操作系统。

余承东激动表示,「鸿蒙已过万重山」。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9月13日,华为Mate 60 Pro全渠道仅激活数就已超110万台。从供应链数据来看,在9月4日-10日的第36周,华为手机销量占比达17%,位居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第二,仅比排名第一的荣耀低0.2个百分点。

Mate 60系列横空出世,猝不及防的不止数码博主和「花粉」,还有整个智能手机市场。

在华为蛰伏的这两年,国内市场格局已悄然变换为「VO荣米」,据Counterpoint发布了2023年Q2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数据报告,vivo凭借S17等系列的强劲表现,以17.7%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紧随其后的是苹果、OPPO、荣耀和小米。

三年多时间,所有手机玩家都没有闲着。三星把相机传感器从2000万像素升级到了2亿像素;红米把手机超级快充从30W升级到了300W;摩托罗拉把屏幕刷新频率从65Hz升级到了165Hz;国产手机统一将内存从4G大小升级到了24G大小。

而2012年到2022年的十年间,中国市场的手机平均价格从约1400元上涨至约2800元,基本翻了一倍。2023年,国产手机均价突破3200元,冲击高端是所有厂商的愿望。

这自然也是华为归来的真命题。刚结束的秋季发布会,整场的高光给了知名演员刘德华和其作为大使的「非凡大师」系列,华为推出超高端品牌 ULTIMATE DESIGN,并公布了第一款产品——能收发卫星消息的、售价 21999 元的黄金智能腕表量产金表,已连续多日成为热议的对象。

会后,华为官博发布了Mate 60 Pro+和属于ULTIMATE DESIGN高端品牌线的Mate 60 RS两款新手机,售价8999-12999元。

早在2016年,华为就曾推出Mate 9 RS保时捷设计版,借助联名,华为成为国内唯一能与苹果比肩高端的厂商。此后,每一代华为Mate系列都有与保时捷联名的高端机型,最高售价13999元,在二级市场,甚至卖出了3万元的价格。

国内手机厂商和豪车的联名也由此拉开,OPPO和兰博基尼,一加和迈凯伦,红米和奔驰等等。然而与七年前华为率先开启联名先河一样,其再次率先在高端机战略转向,开启了自立门户的道路。据了解,截至9月28日,非凡大师系列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200万。

但正如华为终端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曾说:「市场份额第一不意味着真正的第一,因为方向盘不在自己的手中」,在四年间,华为最重要的创新不是手机屏幕、摄像功能,也不是顶配的设计,而在操作系统、芯片研发和生产。

据「晚点 LatePost」,华为预计今年其手机出货量将达到 3500 万台,是去年的 1.5 倍,明年销量将达到 6000 万台。这比去年在中国卖出最多手机的 vivo 还多出 700 万台。有机构预测,一年内,华为手机份额就会重回中国市场第一。

企业发展自有其惯性。1991年,华为成立了自己的芯片设计中心,招募大量科技人才,据说每晚9点,任正非都会亲自提着一篮子面包牛奶给攻坚的人才打气;1996年,华为在研发上投入的经费就已超过1亿元;2015年,华为研发经费达到596亿元,是台积电等其他五家的总和。

2023年华为最新年报发布会上,时任轮值总裁的孟晚舟喊出了「向死而生」的口号。

那个能打的华为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