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媒体报道

苹果头显Vision Pro落地,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

时间:2024/1/29 21:48:16  作者:新周刊  来源:SOHU网  查看:4550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行业都在等苹果Vision Pro落地,注目着它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苹果首款头显Vision Pro开创了绝对直观的空间计算互动模式,抛弃了传统手柄,让用户只需用眼睛、手势和语音即可完成所有自然互动。1月19日,苹果VP正式开启美国市场预售,半小时后,实体店现货全部...

全行业都在等苹果Vision Pro落地,注目着它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

苹果首款头显Vision Pro开创了绝对直观的空间计算互动模式,抛弃了传统手柄,让用户只需用眼睛、手势和语音即可完成所有自然互动。1月19日,苹果VP正式开启美国市场预售,半小时后,实体店现货全部售罄,国内电商平台的代购价高达3.5万至7万元不等。

“这不仅是计算方式的革命,也是人机交互的革命。”作为产品将首批上线visionOS系统的中国创业者,Cosmo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方面,人类不再需要像学习鼠标、键盘一样被机器所“驯化”,而是能凭借本能与直觉使用机器,被机器所“适应”;另一方面,用户也不再局限于二维屏幕上头像、主页等“数字分身”,而能钻进三维空间,真正成为应用的一部分。

分析师预计,2024年或将见证国内外多家厂商对标苹果的头显产品落地,尽管行业仍然处于观望状态,一旦苹果验证了成功,这一赛道将迎来全生态的提速。

在未来,虚拟和现实世界真的能彻底融合吗?头显设备能否成为同电脑、手机、平板一样的大众电子消费品?具有半个世纪发展史、历经扩张与低潮的XR产业,何时能迎来属于自己的“iPhone时刻”?

苹果头显Vision_Pro落地,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

(图/unsplash)

初代开发者“追赶风口”

“正如Mac带我们进入个人计算时代,iPhone带我们进入移动计算时代,Apple Vision Pro将带领我们进入空间计算时代。”

2023年6月6日的WWDC大会上,在介绍苹果首款头显产品Vision Pro时,苹果CEO蒂姆·库克这样强调了它在苹果发展史上的地位。这也是库克自2011年接任CEO以来,第一次在发布会的尾声说出“One More Thing(噢,还有一件事)”这句来自乔布斯时代的语录。

“苹果把VP定义为它第三代的计算平台,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一个新的风口、新的行业要开始了。”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深圳,正在收看这场发布会的创业者Cosmo,当即做出了决定,“我非常果断地决定投入这个领域”。

Cosmo在一家IT大厂有着近10年的工作经验,先后从事于移动互联网产品规划和AR相关业务。他认为,从芯片、硬件、操作系统到应用生态,苹果发布了一个完成度极高的系统性平台,其间贯穿着对产品设计、交互体验一如既往的高标准。对VP的认可和信心迅速转化为他的行动,“发布会后第二周,我就开始招募团队、租赁场地,在7月份正式启动了开发工作,计划赶上产品首发的第一波红利。”他说道。

随着虚实结合的程度在计算技术、交互体验等方面不断加深,新的元宇宙承载终端概念不断涌现:AR(增强现实)指用虚拟体验增强现实世界,VR(虚拟现实)则将用户置身于纯虚拟环境中;后来,又出现了能使用户同时看到现实世界和虚拟元素的MR(混合现实);而XR(扩展现实)概念则是对AR、VR、MR的总称。

苹果要打破所有概念的桎梏。2024年1月8日,苹果官方正式宣布VP于1月19日开启预售,2月2日在美国发售。官网信息显示,三种内存版本的产品售价在3499~3899美元(合约2.5万~2.8万人民币)。同日,它也更新了开发者网站,并明确要求开发者在描述visionOS应用程序时不使用任何AR、VR、MR、XR概念,而需称之为“空间计算”应用——“空间计算”是一种让计算机理解物理世界的技术,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无缝融合,以实现发生在真实3D空间中的、全新的人机交互模式。

这一天,Cosmo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团队迅速递交了材料,1月12日,其所开发的第一款应用程序“Seasons:Immersive Weather”成功通过审核,并将首批上线visionOS应用商城。Cosmo同步在海内外社交平台发布了预览视频,大量的用户评论也随之涌来。“有人说很酷、很惊艳,也有人提出了新的需求,还有人评价说这款应用让他产生了购买苹果VP的欲望。”他说。

Seasons的初始版本支持了34种沉浸式天气条件,并支持空间音频。简单来说,当用户在任何场景佩戴着Vision Pro并点开这款应用,除了能在眼前查看全球各地的实时天气或天气预报,还能感受不同程度的晴、云、风、霜、雨、雪、雷电等实时天气的3D效果,并沉浸在环境音效之中。

Cosmo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考虑具体做什么产品时,他们做了三轮筛选来找出具体的产品方向:其一,找到适合做空间交互的应用类型;其二,应用体量不能太大,要适合创业团队开发,能敏捷完成开发并快速进行市场验证;其三,由于初代VP出货量有限,要做适应早期用户规模的应用,例如,社交类应用的使用场景就有所限制。

看好Cosmo团队的技术领跑优势和风险把控思维,前知春资本合伙人曾映龙对Seasons项目表示了兴趣。在他看来,一方面,赛道初期,在大部分人还未体验真机、空间计算技术框架尚未搭建、市场开发人才稀缺的时候,团队已经掌握了开发的技巧和方法论,站在了壁垒之上;另一方面,团队的首款应用定位以轻量级、需求普适为切入点,符合长期发展思路,把控了风险与成本。

“基于官方提供的一系列工具链,我们花了3个月的时间去摸索、学习技术文档的每一个核心点。”在这一过程中,Cosmo最大的感触是,开发者不仅要面对更高难度的复杂计算,随着产品画布的坐标系从二维转向三维,产品设计的理念与思维也必须转换。“要跳出旧有的产品思维,让自己松弛地、重新开始思考。”他说道。

除了开发者们新开发的空间计算应用,苹果此前表示,用户可在visionOS应用商城访问超100万个iOS和iPadOS的兼容应用程序。无限画布的多任务处理、多角色同播共享、3D观影和游戏、沉浸式空间视频、3D交互电商购物体验、书影音交互陈列、接入AI绘画和虚拟助手等等……苹果的野心是打造全方位的应用生态,在影视、办公、游戏、居家、医疗、教育等全赛道发力。

不过,作为初代产品,Vision Pro也不尽完美。尽管有Disney+的加持,全球流媒体巨头Netflix、YouTube和Spotify均无意为其单独开发应用。而在此前的海外媒体测评中,也不乏有“佩戴感太重”“虚拟键盘体验一般”“预装应用50%未完成优化”等评价。

曾映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述“50%未优化”可能包括了应用的闪退、卡顿等基础问题,真正有空间计算效果的应用或十分稀缺。“如同社交媒体的UGC(用户内容生态),苹果还需要新的开发者。”他评价道,当前苹果VP应用的开发者仍然是极少数,正式发售后或将再转化一批开发者,“未来如果有几百个、几千个空间计算应用,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有意思的内容”。

“VP的应用生态才刚刚开始建立,有很多假设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某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姜奕表示,VP二代将会在一代的基础上降成本、降重量、优化用户体验,同时提升出货量。“从我们当前在行业的调研口径来看,苹果给供应链企业的指引还是按照2024年100万台左右的预期。”他说。

TrendForce集邦咨询则预测,若首购热烈,苹果VP2024年的出货量约为50万至60万台。

等待破局的XR赛道

1932年,英国著名作家阿道司·赫胥黎在小说《美丽新世界》中幻想了2532年的人类生活场景,其中就包括了“头戴式设备可以提供图像、气味、声音等一系列感官体验,让观众更好地沉浸在电影的世界里”。

科技加速了文学幻想的实现。1965年,计算机图形学之父、著名计算机科学家伊万·萨瑟兰(Ivan Sutherland)开发了第一款计算机图形驱动的头盔显示器HMD以及头部位置跟踪系统。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从未停下追逐的脚步。

标志性事件发生在2014年,互联网巨头Facebook(现Meta)以20亿美元收购了VR设备初创公司Oculus。而在中国,2021年9月,字节跳动以90亿元收购了VR公司PICO。PICO此前隶属歌尔股份,后者则是当前主流XR头显Meta Quest 2/3/Pro、PS VR2的整机独家供应商。

在苹果VP正式发售前,市面上已有Meta、字节跳动的PICO 、HTC、索尼等多家公司推出的消费级XR头显设备。据维深信息和华安证券统计分析,2016年至2020年,XR设备年出货量从167万台增长至622万台;2021年Meta Quest 2推出后,全球XR出货量达到1058万台,同比增长70.1%;2022年至2023年年中,由于市场未出现新产品、相关应用仍处研发周期,出货量均有所下滑,2023年的预计出货量为1010万台。

从2023年6月的苹果发布会至今,全市场都在等Vision Pro。

“我们曾在2021至2022年集中看过一批VR项目标的,但大部分项目需要很强的研发投入,商业模式如何拓展、走通,在当时都不太确定,不太符合我们的投向。在苹果发布VP前,预期比现在更悲观,大家都觉得这个赛道要死了。”某央媒旗下基金投资总监童雯坦言。

此前在知春资本专注to C互联网科技与泛娱乐赛道投资的曾映龙,自己也是一名深度的XR玩家。“苹果发布VP,带来了VST(视频透视)方案这个2023年最大的技术变量,让我对未来感到长期乐观。”他也于半年前离开了前团队,正寻找XR赛道的创业机会。“不过,大部分投资人可能只是对这一早期赛道产生了兴趣,头显并没有成为近两年AI那样必投不可的赛道。”他补充道。

XR赛道发展了这么久,为什么只有苹果才能破局?

“讲内容离不开平台,讲平台离不开硬件。”童雯向《中国新闻周刊》点明了底层逻辑。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她认为“投的应当是硬件+渠道+资本共同繁荣的生态”。

“苹果为头显的硬件端带来了一场颠覆式创新,而用户需求是由硬件端定义的。”童雯说道。从硬件来看,苹果VP的绝对优势体现在芯片、传感器模组和显示屏技术:计算芯片采用M2+R1的双芯片架构;内屏搭载两块索尼Micro OLED显示屏,单眼分辨率超4K;传感器则配置了12路摄像头和5路专用传感器。

“我现在在家消费长内容,比如玩游戏、看电影、刷抖音的时候都会佩戴Quest。”曾映龙说道。然而,谈起对VP的试戴体验时,他却用“奢侈品”一词形容了这种全新的感受:“苹果的画面和像素细腻度,让色彩仿佛贴在脸上;工业设计也更为合理,虽然设备更重,佩戴不适感却很低。”

“我们为什么总是提到iPhone时刻?它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一切都没有,在此之后一切都发生了。”童雯认为,一个跨时代的硬件终端能够激发方方面面的应用生态。“开发者会像马太效应一样往这个平台上聚集,构成了用户优势,形成了用户生态的护城河后,就可以再在上面推内容。如果算法、底层的协议和代码不开源,大部分用户和开发者都会被圈到这块地里。”她分析道。

反观此前的XR头显产品,分析师姜奕表示,其与苹果VP“断层”的差距主要体现在硬件和产品定位两方面。在产品定位上,它们大多局限在了游戏赛道。据VR陀螺截至2024年1月11日的统计,Quest和PICO平台上的游戏内容均超过500款,PS VR2则在150款左右。

上述平台中的游戏应用也以“买断制”为主,用户在购买三千元左右的产品后,还需要购买每个售价在几十至几百元的游戏应用。因此,游戏体验与上新频次也格外重要。“如果没有好玩的东西,打开之后只能界面里左点点右点点,没有办法支撑我玩下去,产品也只能放在那里吃灰。”曾映龙说道。

“苹果的应用生态解决了头显产品的痛点——用户为什么要打开它?每天打开它做什么?”曾映龙表示,苹果的领先优势就在于,在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共创空间计算应用之前,它至少已经一键迁移了手机和平板上的应用。

有着资深行业经验的MR应用创业者Allen表示,若想要用户给出60分,头显设备必须做好信息、交互两个重要维度。“在信息方面,彻底兼容2D内容与环境感知信息,囊括短视频、电商、办公、吃穿住行,这需要操作系统演化出多任务处理模式。交互方面,则需眼手配合,保证高分辨率与高透视清晰度,才能让效率不至于比手机更低。”Allen认为,Meta的Quest选择步步为营,苹果的Vision Pro则选择一步到位。

“中国的厂商近几年没有太多入局者,研发投入较苹果和Meta也有较大差距。产品定位方面,也是跟随着Quest的脚步,局限在游戏赛道,用户仍会存在眩晕等痛点。”姜奕评价道。

因此,即便是国内XR头显的“尖子生”PICO也不得不“艰难”面对现实。2023年11月7日,PICO全员会宣布了大规模裁员消息,市场、游戏、视频、直播等团队较大幅度调整,移动OS团队并入字节跳动产品研发和工程架构中台,只保留少部分硬件团队。

“这会影响软件的持续迭代和开发,可能会使PICO的内容更新维护、新功能上线进入一个相对缓慢的阶段。”此前曾在字节跳动中台负责PICO方向的郑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见证了PICO自被收购以来近两年业务发展的他表示,当时的局面在PICO内部是被定义为“失败”的,而核心原因在于原定预期过高。

“PICO4销量是远低于最初的出货量预期的。”郑绍说。PICO4于2022年9月正式开售,而在黄金首月里,据紫檀数据Sandalwood统计,截至10月14日,其在中国电商平台的总销量仅为4.6万台。

另一方面,则在于游戏内容生态的乏力。郑绍表示,游戏是一类重内容设计和运营、具有启发性的艺术内容,创作周期也往往长达一至三年。同时,VR游戏还面临更高的受众门槛。“在这一块,国内的公司是没有经验的。PICO发展到现在,还没有积累优质的资源去生产优质的3D游戏内容。”

“硬件成熟度低、计算资源和开发人才不足、市场教育未普及、产品定位局限、消费规模小众……从各方面看,项目在当时都是不好做的。”郑绍坦言,“在市场都尚未成熟的阶段,或许谁也不能做出完全正确的商业决策。”

大厂“闻风而动”

汽车、飞机、电脑、手机……每一项科技产品诞生后,都会有一条自己的“科技发展曲线”,头显设备也不外如此。

“在早期,行业会经历一个大规模爆发的、百花齐放的时期,接着被推至顶点。此时,由于没有完整的产业积淀,或是对用户的理解不够深刻,市场的成熟度未知,行业会从这一繁荣而混乱的顶点开始下坠,这一低谷期可能会持续很久。”郑绍说,“最后,可能有企业坚持了下来,或是有头部公司和成熟创业者入局。在市场教育基本完成后,产品可能就会飞入寻常百姓家。”

在他看来,iPhone时刻往往出现在第一个高峰后的低谷。当科技巨头苹果已经入局,赛道格局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以“手机时代”作为参照物看,当前市面上聚焦于特定领域、产品定位受限的XR设备,例如以工业端、文旅端和消费端区分的AR眼镜,或以Quest和PICO为代表的主攻游戏的头显设备,在开发者Cosmo看来,就好比从前的拍照手机、音乐手机等功能手机。“但在iPhone出现后,我们拥有了智能手机,能够在上面做所有的事情。这也是VP与‘空间计算’概念的划时代意义。”他说。

在当前的中国市场,无论是AR眼镜、VR/MR设备,目前都正处于技术与C端销售的早期。“由于C端教育、供应链成本、产品价格、生态丰富度、技术等问题,如果以手机10分作为参照,AR设备现在还只是1分的早期阶段。”AR眼镜制造商Rokid团队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复。

毫无疑问的是,苹果VP一经发布,海内外其他厂商已经“闻风而动”,苹果与安卓的空间计算新战场也初现雏形。

姜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24年,将会有多家已有所布局的海内外厂商陆续推出对标苹果Vision Pro的头显设备。早在2023年6月就有消息称,三星电子、谷歌、高通正联合开发新的MR头显,“预计上半年可能就会发布”。

2023年12月,华为终端CEO余承东预告公司将在2024年发布革命性产品,市场消息认为,其中就包括对标苹果的头显。“华为这款可能会在下半年发布。”姜奕透露,PICO也计划砍去此前的廉价型产品,推行高端的头显产品。在美国1月9日至12日举办的CES2024展览会期间,创维集团也发布了新的空间计算头显MR PANCAKE 2。

“除了头部厂商以外的手机厂商都还在观望,如果苹果的量级起来了之后,他们都会加速入局。”姜奕预测,从硬件端看,除了在核心芯片上,其他厂商将更多使用高通芯片以外,其他都能够跟着苹果作出改进。“从新品导入到最终出货,全周期大概是小一年左右的时间。”

中国的果链企业,能在这次苹果VP的生态中分到多少蛋糕?

从硬件端看,据维深信息wellsenn XR的零件拆解,中国企业长盈精密和领益制造、鹏鼎、德赛电池、美律和歌尔、立讯精密分别为供应链提供了结构件、连接件、电源、声学和外包装等产业链。“如同国产手机,在未来,相对平价的全产业链组件一定都能在中国找到,只是在硬件体验上会有一定差距。”郑绍评价。

苹果头显Vision_Pro落地,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

苹果头显Vision_Pro落地,能否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序幕?

Seasons中闪电、多云、下雪等沉浸式天气效果。(图/受访者提供)

等待“破圈”时刻

Mac的鼠标、iPod的触控滚轮、iPhone的多点触控……作为全球科技行业的风向标,苹果的每一代标志性设备都以全新的交互模式改变了世界。迟迟没有再出现颠覆式创新的苹果公司,这一次还要等待多久?

据姜奕预测,起初,各类厂商会陆续推出低中高不同价格带的头显产品,市场出现差异性;约在四五年后,随着应用生态的持续迭代,厂家开启内容生态竞争,才将迎来行业的“洗牌”的阶段。“目前还很难精确预测这一节点”。

他还表示,如果未来的头显设备在配置上向苹果的硬件端看齐,国内外厂商首次推出的高端头显设备可能最终会维持在1万元左右的售价水平。

厂家需要跨越的“鸿沟”仍将存在于内容端。“对一个大众消费品而言,只有在价格、体验方面都做到极致,才具备提升渗透率的条件。”童雯认为。“低端的产品哪怕价格再便宜,如果用户体验做得不好,也很难卖出去。”姜奕说。

“一款产品怎样能把它的受众,从小众极客拓展到普通消费者群体,需要开发者去推动。”曾映龙表示,如果有一天有开发者能够在Vision Pro上开发出iPhone早期的“神庙逃亡”、Switch的“动物森林”,或是手机上如微信、抖音这样令人上瘾的应用,就会带动终端销量的崛起。

而对开发者Cosmo来说,他还在期待未来某天,苹果之外的厂商能形成一套足以对标visionOS的空间计算专用操作系统,正如同手机的苹果iOS和安卓、鸿蒙系统。“这也是一个重要节点,这样开发者就能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开发,然后入驻所有终端的应用市场。”Cosmo说。

当前,其他头显设备厂家的应用均可以通过Unity引擎开发。“不过,除了游戏应用以外,其他类型的应用在开发时确实还需要一定技术语言的转化。”郑绍补充。

仅仅推出初代Vision Pro还远远不够。MR应用创业者Allen认为,真正的“iPhone时刻”,还要看出货量规模,“当年的iPhone4和4s代表着起货量的差异。真正的iPhone时刻,应该对标iPhone4s的阶段”。

Allen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2025年至2026年,VR和MR将共存并成为娱乐品类更丰富的家庭娱乐终端,再过几年,MR或AR应该成为占据用户更多生活场景的个人终端计算平台。

“等到2026年,多任务系统完成,Micro OLED成本下降,眼动追踪技术更为成熟,透视芯片实现量产,开发工具包SDK更完善,应用和内容生态更丰富了,届时,一个更轻量的头显就将真正迎来它的iPhone4s时刻。”他表示。